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太古源流-第47章衝突讀書

太古源流
小說推薦太古源流太古源流
当张洛来到齐峰一行人的住处的时候,齐峰和蓝青儿似乎已经做了什么决定。
看到有人在收拾行李,张洛先是给齐峰行了行礼。
“齐长老,这是要回去了吗?”
张洛的到来,似乎也一直在齐峰的意料之中:“张洛小友,你这是忙完了吗?”
这句话,让张洛有些害羞,只是,和这些老家伙打交道,万万要脸皮厚。
“是啊,您知道的,洛城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变故。唉,我洛城实力弱小,人员不足,让我这个总掌舵忙到现在,倒是怠慢了各位,还请齐长老见谅才是!”
齐峰的眼角抽搐了一下,这个人是怎么做到把脸皮练的这么厚的。
神仙红包群
就是旁边的蓝青儿也看不下去了:“哦?既然张洛你这么忙,人手不够的话,要不要我派一些帝国的人过来帮你,免得管理不好城池,我可是听说九重剑派,你洛城都是可以建城了,还听说,天缘阁也和你洛城合作了,你这地盘是越来越大了呀。”
蓝青儿这话半真半假,俗话说侠以武犯禁,儒以文乱法。
任何一个王朝都不允许自己国内出现国中国,尤其是以城市的形式存在。
陰天 小說
“咳咳,不劳公主大驾了,”张洛轻咳了一下,仿佛真的生病了一样:“我这小门小户的,这把老骨头咬咬牙,还是能管理的,比不上北诏王朝的。况且罗都山脉这荒野地区,怕他们呆不惯,水土不服生病咳嗽就不好了。”
张洛不傻,每一朝每一朝都自诩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率土之滨,莫非王朝。
谁知道,来人是不是帮忙的呢。
蓝青儿的嘴角,也抽搐了一下,齐峰已看不过眼,转过了头。
“其实,我这次来,是想问一下,”张洛装作看不见他们的表情,自顾自的说着:“上次我给长老的提议,长老考虑的如何了?”
蓝青儿回答着:“经过我们慎重的考虑,我们决定,给青峰阁和九重剑派各五个名额,至于这名额怎么分配。由欧阳百里和黄渊源自己决定,我们不干涉!”
这是,她和齐峰商量出来的结果,也是之前争辩的原因。
“哈哈哈,两位果然好见识,好胸襟,”张洛拍起了马屁,“相信,欧阳阁主和黄掌门定然不会让二位失望的。”
齐峰点了点头:“但愿如此。”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,回见。”他必须回去做安排了,这五个名额,必定会有千兽的人,必须提前做好安排。
只是他回身才没走两步,就停下了脚步,回身看向了蓝青儿。
正好这时候,蓝青儿也看向了他,看到他停下来,就忍不住问出了声:“张洛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张洛盯着蓝青儿看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在宗门大会的时候,有两个带着面具的散修,修为武技都很不错,蓝公主,你可认识他们吗?”
这件事,他想了很久,才想通,如今在罗都山脉里,能够和他过招的同辈寥寥无几,所以,那天的人,很可能来自于禹城的,甚至是蓝宇行,这个人和张天奇关系不错,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这样回了禹城。
蓝青儿迟疑了一下:“没,没,我怎么会认识呢?”
张洛不是三岁小孩,看这反应就知道了:“那就好,我一定要找他出来,跟他再切磋一下,让他明白,有些事不是他能掺和的,走了。”
等到他的身影不见了,蓝青儿还呆呆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,他很确定,刚才张洛提到面具人的时候,是动了杀心的。
一想到,这里,她立马跑去找了还在洛城里闲逛着的蓝宇行。
而她的感觉确实不错,张洛也的确动了杀心。
想到,曾经的种种,就无法让张洛释怀,因为张天奇,因为张家,他和爷爷才流落江湖,虽说之后奇遇不断,可爷爷……
而蓝宇行却不顾青红皂白还要跟自己作对,就因为他和张天奇是朋友吗?
越想杀机越重。
直到……
“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耶……”
“来来来,来自上古的凶兽尸体喽,”
不知不觉,原来自己已经来到了闹市。
张洛用过客的眼光看着周围的一幕幕,这是如此繁华,如此欣欣向荣。
听说洛城学院的学生,已经上万了,而定居洛城的人口,也从当初的几千,短短几月就变成了现在的几十万。
看着这来来往往的行人,张洛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洛城现在的私斗和滥杀无辜已经绝迹,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得到了最好的保护和生活。
“我,张洛,生来为人,从来孤独,但我身边的人幸福了,我就觉得够了,所以为了守护这份幸福,我要,变得更强,冥无忧也好,天冥也罢,我很期待!”
这是张洛对自己说的话。
也是对所有的承诺。
突然,周围的行人都向一处地方挤入,好像发生了什么事。
“公子,求求你,放了我孙女吧,她还只是个孩子呀,求您了。”
一位耄耋老者跪在地上磕着头,旁边有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在颤颤巍巍的,却恶狠狠的盯着一个年轻人。
“放了她?老不死的,你们用假药骗我,还想让我放了她,你是不是以为我好欺负呀!”年轻人不依不饶。
小女孩倔强的反驳道:“你胡说,我们的药哪里假了?是我爷爷在罗都山脉里采集的,这就是真的龙血草,是你在诬陷我们。”
“小果,不要说话了,”旁边的老人害怕她更得罪了年轻人,就呵斥着。
“爷爷,不要怕,这里是洛城,城主府会保护我们的,本来就是我们有理。”小女孩很天真。
“是啊,老人家,你先起来吧,有什么事,如果解决不了,就去城主府或是九重天,他们都可以帮助你们的。”一个旁观者也说道。
“就是就是,洛城就不存在随意欺负的这种事,”另一个人也附和着。
看来现在的洛城,确实很得民心。
只是老人家摇了摇头,还在地上跪着。
他活了太久太久,看透了很多世事,无论说的多么冠冕堂皇,可面对真正拥有实力的人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会偏袒他们。
他能保证,龙血草没有假,可他说没有假,就不代表没有假,这就是现实!
听到旁观者和小女孩的话,年轻人狂笑了起来。
“哈哈哈,洛城算什么东西,九重天又算什么东西,老不死的,给本王让开,让这小妞,做本王的奴隶,本王就放过你们欺骗的事。”
“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?”一位旁观者脱口而出。
“你才看出来呀,这哪里是卖假药,就是他看上了人家孙女,才借机生事嘛!”
“啊,原来是这样,不过那女孩确实是美人胚子,不过……”
“原本以为洛城已经歌舞升平,没想到……”
“你就知足吧,在其他地方,你更倒霉!”
“说的也是,只是这孙女俩,可惜了!”
张洛刚来就听到了这一句,就说着问道:“可惜什么?”
那个人看到问话的是十四五岁的少年,就没好气道:“你说呢?没看到那个跟你一样年纪的人在强抢民女吗?”
“哦?有人竟然在洛城里,敢抢强民女,是哪位壮士呀,”说着张洛跟着那人指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哦豁,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一跳,原来是熟人呀。
那个欺负人的人就是蓝宇行!
正愁找不到呢,这是送上门来了。
而那老者听到让孙女做奴隶,害怕无比,却无能为力,只能咬了咬牙道:“如果大人这么不依不饶,我就只能去城主府,让他们主持公道了。”
这是他最后的办法了,如果对方还不退缩……
蓝宇行越发嚣张。
“哈哈哈,你还敢提洛城,老不死的,你这是要找死吗?你以为洛城算什么东西,敢管我的事!”
“洛城不是什么东西,只是,每一个来到洛城的人,都会受到洛城的保护,”张洛看到他这嚣张的模样,就忍不住了。
“哪个裤裆……”正在享受欺负人的乐趣呢,被人打断很不爽的蓝宇行看都没看就要骂街,只是看到来人是张洛,停下了骂街,用不怀好意的声音说道:“原来是张洛呀,你来的正好,你洛城的人,在卖假药,你说怎么办呢?”
“啊,原来他就是张洛?我这嘴呀,”刚才语气不好的观众一阵后悔。
“呀,好年轻呀。”
张洛没管他人的评判,而是一步一步走上前来,将老人从地上扶起来:“老先生,洛城最大的特色是,不惹事,却也不怕事,您无需向任何人行跪拜之礼。”
“谢谢,谢谢,”老人家连忙感谢。
张洛摆了摆手,才来到蓝宇行的面前,从他手里抢过了那株龙血草,放在手里观看了一番:“龙血草,四品药草,药龄在一千到一千三百年之间,堂堂北诏王朝的王子,竟然连这都不认识,倒是让我非常意外呀!”
听完张洛的话,蓝宇行脸色非常难看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张洛,你这是不给面子了。”